首页 > 中超 > 鲁媒:大牌外援外教在流失 中超咋留住球迷是大问题

鲁媒:大牌外援外教在流失 中超咋留住球迷是大问题

  齐鲁晚报·齐鲁壹点 

  记者季禹 实习生林荟桐 

  经历两次“退潮”之后,曾经统治中超近十年的“金元足球”逐渐销声匿迹。曾经动辄千万欧元的引援一去不返,取而代之的是高性价比球员的加入。有人说,中超已经转向平民联赛,新的秩序也将逐渐建立。

  2019赛季结束后,足协首次公布限薪令,“金元足球”迎来首次退潮。在那个冬窗,中超引援总投入仅与十年前相当。

  2021赛季,限薪令进一步限制了俱乐部的支出,中超俱乐部单个赛季支出不得超过6亿元,国内球员薪酬不超过税前500万元人民币,外籍球员不超税前300万欧元,外援总额不超1000万欧元。中超正迈入“性价比”时代。

  外援出走

  引援思路要转变

  2011赛季,恒大强势入驻中超,当年中超冬窗引援投入总额由2010赛季的590万欧元狂飙至2429万欧元,中国足球“金元时代”的大门被正式叩开。此后,中超“标王”的纪录不断被打破。2017赛季,巴西国脚奥斯卡以6000万欧元身价转会至上海上港,更是创下了中超“最贵”外援纪录。

  奥斯卡转会上港后,法国名帅温格警告称,中国足球俱乐部正在让转会市场“变得扭曲”。随着一纸限薪令的到来,这样的“扭曲”不复存在。1月6日,韩国K联赛MVP孙准浩自宣加入山东泰山队。相关资料显示,孙准浩转会费不超450万欧元,年薪150万欧元。

  此外,上海申花以转会费不足150万欧元,年薪不到1000万元人民币的价格购入了两次当选J联赛最佳中卫的克罗地亚人约尼奇,上海上港同样引入了来自克罗地亚的中卫迈斯托罗维奇,转会费为300多万欧元。

  在金元大潮褪去之后,各俱乐部引援思路也发生着转变。在无法用重金吸引大牌前锋之后,投入较低的中后场球员成为了中超转会市场的香饽饽。此外,各俱乐部引援的目光也由五大联赛转向韩国、克罗地亚等更具性价比的球员市场。

  教练褪色

  选帅讲究实用

  克罗地亚不仅为中超提供了约尼奇、迈斯托罗维奇等性价比极高的外援,还成为了中超“真香”教练的输入大户。在国安、上港与富力的前教练因不同原因下课之后,国安请来了比利奇,上港宣布莱科上任,托米奇来到富力执教,这三名主帅有一个共性:均来自克罗地亚。

  “克罗地亚教练齐聚北上广”这一局面的形成,正是金元足球大潮褪去的结果。在俱乐部支出总额被作出限制的情况下,教练的性价比成为各球队必须考量的因素之一。而克罗地亚教练薪资符合中超俱乐部期望,同时执教水平全面均衡,克罗地亚教练就是中超球队的“经济适用型”。类似的还有韩国教练,同样因性价比高受到中超青睐。

  除此之外,本土教练重新回归俱乐部选帅视野。目前确认担任2021赛季中超主帅的本土教练有泰山队的郝伟、卓尔队的李霄鹏、泰达队的王宝山、亚泰队的陈洋和黄海队的吴金贵,此外河北华夏幸福也正在与谢峰进行续约谈判。本土教练有望在新赛季达到6人,这个数字较2019赛季的3人要多出一倍。

  2020赛季,李霄鹏带领泰山队在中超第一阶段拿下赛区前三,郝伟接过教鞭后率队捧起足协杯冠军奖杯,吴金贵率领的青岛黄海,在投入极低的情况下完成保级。在本土教练各自拿出执教成绩之后,俱乐部投资人“外来的和尚会念经”的观念也在悄然改变。

  相对于外教来说,本土教练更了解中国足球和球员,还担负着振兴中国足球的责任。限薪的情况下,本土教练得到了更多与外籍教练“竞争上岗”的机会,但本土教练迎来春天,还要取决于他们是否能够拿出足以服人的执教成绩。

  球员降薪

  留洋也没门路

  与2020赛季相比,2021赛季限薪政策最大改变,恐怕就是国内球员顶薪被腰斩,由此前的1000万人民币降至500万人民币,此外限薪政策还规定,一线队本土球员平均薪酬不超300万元。

  这对于部分国内球员来说,无疑是个巨大的冲击。外援顶薪被限制之后,俱乐部可以选择不再使用大牌外援,有意前往中超的大牌外援,也可以选择前往其他联赛。但对于很难走出国门的国内高薪球员来说,除了被迫接受降薪,似乎很难有其他选择。

  有消息称,目前包括刘殿座、徐新、吉祥在内的国脚级球员至今没有与球队续约,其中一个普遍原因就是新合同收入大幅度下降。一份税前500万元的顶薪合同,税后实际收入仅有300万元,这一数字甚至只是部分球员过往收入的零头。

  而出于此前对未来收入具有较高期望值,部分球员选择了超前消费,借贷购置豪宅。有媒体称,有球员别墅2000多万元,一个月还贷超过20万元。如果实际收入仅有300万元左右,生活标准将大幅度下降。

  足协并非没有给国内球员的限薪留口子,虽然足协严禁各俱乐部采取弄虚作假、故意隐瞒等方式与球员签订“阴阳合同”或违规发放薪酬,但却承认了“代言费”的合规。只是目前看来,大多数俱乐部对代言费的使用持谨慎态度。

  除代言费外,国内球员要想突破500万元顶薪壁垒,便只有留洋这一条路可走。而鼓励国内球员留洋,也是降薪令的目的和作用之一。但上个赛季中国仅有武磊一人效力五大联赛,且本赛季武磊所在的西班牙人已经降级西乙。以当前国内球员的水平,留洋并不容易,且即使成功走出国门,也未必能够踢上主力。去葡超、荷甲这样的二流联赛,也没有十足把握在球队中占据重要位置。

  比起球员实力,一些国外俱乐部更看重中国球员的商业价值。一名中国球员的加入可以帮助俱乐部迅速打开中国市场。如果球员留洋后上场时间得不到保障,或者仅能在垃圾时间出场,留洋就失去了意义。还不如在中超当球队的核心球员,才能保持较好的比赛状态。

  吸引球迷 

  需要另辟蹊径

  近十年时间里,众多世界顶级教头、大牌外援涌入中超,为中超带来了巨大的品牌价值与影响力。统计显示,作为“金元足球”的代表,广州恒大成为了中超2019赛季的流量担当,独占中超总观赛流量的52.2%。

  恒大犹如中超的一块吸金磁铁,对球迷有吸引力,对广告商有吸引力,甚至还吸引了大量的海外电视转播。很多中超球迷正是冲着大牌教练或球员而来,而一名“大牌”的影响力很有可能是世界级的:上个赛季裁判对费莱尼的一次误判,就受到了欧洲媒体的关注与重视。

  足协的一系列政策,目的是希望中超俱乐部投资回归理性,让俱乐部能够健康发展,实现“自我造血”。但随着限薪令与名称中性化政策的推出,大牌外援、教头与大量资本正面临着流失,随之带来的是球队影响力的下降与球迷的流失。如何在限薪之后留住球迷、留住市场,这成为了中超目前需要解决的问题。

发表评论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